我是墙头草,CP随风倒。
如若有真爱,陆散叶蓝好。
此号不写文

[叶蓝]圣诞快乐【大概是……BE?】

写在前面的话:

标题前的*代表回忆杀。

意识流深夜产物OTZ小学生文笔

并没有按时间顺序写

有关于黄少的隐藏CP……是谁可以自由代入【本来是想写我的【划

叶蓝大法好!!!

大家圣诞快乐啊^^

字数:5051


一。
       西湖边上新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,店主是个黄头发的青年。每天,路过那里的人们都能看到他笑嘻嘻地逗着自家养的猫。他对所有人都很友善,唯一的缺点就是话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小店的生意并不算好,但几年了,青年也没有重寻下一个地方的打算。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走,他一下一下抚摸着怀中的小猫,回答道:“还有一个人的故事没有讲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青年口中所说的那个人,是那个不远万里从广州飞来的白发苍苍的老人。是怎样深的执念才会令他跋涉几千公里来到此地呢?每当别人这么问的这时候,青年总是笑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他自己也在想,究竟是多么深的思念,在忘却后依旧藕断丝连?

二。
       青年刚搬来杭州的第一年末,老人就飞来了。陪着老人过来的还有一个中年人,儒雅而有风度。中年人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,我叫叶远,是他的儿子。他是你爷爷的忠实粉丝,蓝溪阁的蓝桥春雪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青年看着老人激动的样子,自来熟的伸出手去:“蓝爷你好,我叫黄晗。我听爷爷提起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老人的手不停颤抖,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一番寒暄后,老人坐在椅子上沉默着。黄晗试探性地问道:“蓝爷来这,不光是来看我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老人点点头,半晌开口说道:“我……忘记了一个人。他似乎对我来说很重要,但关于他,我只记得他荣耀打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记忆的内容还真是重点分明。黄晗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。没问题,既然是蓝爷,那我更要全力以赴咯。”黄晗示意叶远在外间等候,然后将老人领进一个小房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就要开始了啊。放松,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……”

*三。
       “小蓝啊,这关你都打了多少次了,怎么还没过啊。”懒洋洋的声音和烟味从身后传来。蓝河看着屏幕上大大的“GAME OVER”,叹了口气。一双手从身后环了过来,握住了手柄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提供哥的友情服务。价钱只需一个吻哦。物有所值,还不来抢购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鬼。”蓝河一下子笑了出来。他握住那双手,掌心触碰到温热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打过了这关呢?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吻啊?”蓝河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要的话,随时都可以奉献给你。”接着,蓝河只感到天旋地转。他被翻了个个,然后铺天盖地的吻便压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睁大眼睛想看清那个人的脸,但能看见的只是一片虚无。

 

四。

       “蓝爷?蓝爷?感觉怎么样?”蓝河缓缓睁开眼睛,眼前是黄晗关切的眼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想起了一些事情……”蓝河揉了揉眉心,“但还是想不起他的样子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能记起来就是好事。您回去后好好休息,我会通知您下次约诊的时间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嗯。谢谢。”蓝河拄着拐杖,慢慢站起身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黄晗陪着叶远把蓝河扶上车,目送他们离去后才回了房间。

 

       究竟是什么人才会思念之深以致忘却呢?黄晗抱着怀中的猫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大概是失去的至亲吧。

 

*五。

       蓝河正打鸡蛋的时候,门打开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回来啦。”蓝河望向玄关,却被鞋柜挡住了视线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。今天做什么饭啊。”熟悉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来,厨房门被打开,下一秒蓝河便跌入了一个怀抱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吃蛋炒饭,怎么样?”蓝河向后仰头蹭了蹭,把打好的鸡蛋倒入锅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刺啦的声音响起,蓝河只感到耳边有热气吹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可我更想吃你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吃完饭再说其他无关紧要的事。”蓝河红着脸挣脱怀抱,手一抖便把鸡蛋戳了个洞。

 

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轻笑声。“无关紧要的事你还紧张什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默默地煎着蛋,接受着来自某个方向的热切的目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也挺好啊。蓝河想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想和他就这么过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和他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他是谁啊?

 

*六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蓝啊,”男人看着蓝河如痴如醉的看着电视上的幼儿节目,不禁有些担忧的出声问道“你这是要……当妈妈了?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滚。”蓝河一抱枕扔过去,随即兴高采烈的指着电视上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说:“你觉得这姑娘可爱不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”男人抽了口烟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呢?”蓝河又指着一个小男孩。“这个挺腼腆的,看上去就好萌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就那样。”男人又抽了口烟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,这个!”蓝河双眼放光。“这是两个双胞胎兄弟!好萌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小蓝啊。”男人把烟摁灭,走近身去抱住他。“既然这么想要孩子,那咱们自己造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行你上啊。”蓝河白了他一眼。“你去给我生一个去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有这个心,”男人又凑近了些,“可每天晚上喝得饱饱的人不是你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日你大爷!”蓝河老脸一红,一抱枕就往男人头上扔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闹着闹着,两人就滚到了床上。正当男人吻的起劲的时候,蓝河一把推开他认真地问:“你说,咱们俩要是以后有了孩子,该跟谁姓啊?”

 

       男人不满被打断,吻上那个人的嘴唇模模糊糊的说:“一个和你姓,一个和我姓不就好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沉浸在男人的吻中,想着两个孩子可爱的模样,心里某个地方忽然一软,不由自主的环上了男人的脖子,回应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造不出来不是男人啊。”蓝河笑着说。回答被他细碎的呻吟所掩盖。

 

 *七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又抽烟!今天这是第几根了?”蓝河把一包空烟盒拍在电脑桌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对面坐着的人难得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就不能为自己的健康考虑考虑吗。非要我管啊。”蓝河怒气冲冲地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也一把年纪的人了,不要老生气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生气是为了谁啊。你要少抽几根烟,我至于在这叫唤吗!”看到对面的人不以为意,蓝河重重的一拍桌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默不作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每次都是这样,和我保证完了以后还是该抽就抽,你能不能省点心啊?”蓝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。“知道这东西有多害人吗!我还想和你多过几年呢,你就这么不想活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蓝河低下头,叹了口气。“算了。你爱干嘛干嘛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蓝河把自己的枕头被子都搬到了另一个屋,而那人什么也没说,只是默默的看着蓝河做完了一切。

 

       深夜,蓝河感到迷迷糊糊中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抱住了他。他睁开眼睛,黑暗中被子里面多了一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小蓝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蓝河无奈,只好也抱着那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能有下次了。”说完,蓝河便又睡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黑暗中,两个人相拥而眠。

 

*八。

       “该打扫一下家了啊……”蓝河看着乱糟糟的房间,不由得有些皱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说干就干,蓝河又是扫地又是整理东西。直到夕阳西沉,这才把家里收拾得焕然一新。

 

       等干完了最后一件事,蓝河长出一口气,瘫倒在床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突然,视线里出现的是被阳光反射的金色。蓝河好奇地直起身子,才发现书柜的最上层摆的是金色的奖杯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拿下来,仔细擦拭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些血雨腥风的过去仿佛历历在目,但最后定格的却是一群人围着一个人捧起了沉甸甸的奖杯。

 

       第十赛季,冠军兴欣。

 

       真好啊,冠军什么的。蓝河望着象征着荣耀的奖杯和总冠军戒指,不由得有些出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真是厉害,四枚总冠军戒指的人啊。那是荣耀顶峰上屹立不倒的王。那是他将要与之度过一生的人。无论是在现实,亦或是思念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叫……叶什么来着?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只觉得头痛欲裂,最后一眼,他看到的是漫天飞雪。

 

九。

       从蓝河来这里看病开始,已经有一年了。今年的杭州意外的冷,雪已经下了快两天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就是冬季圣诞的威力么。黄晗抱着暖水袋,想今天这么冷蓝河一定不会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接着,敲门声响起。黄晗跑过去开门,惊讶的看着蓝河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,身后跟着一脸焦急的叶远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像想起什么了。”蓝河进了门,抓住黄晗的手急切的看着他。“这次,应该会想起来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好的好的。您别着急,跟我来。”黄晗挣扎着被蓝河拽着走进了那间小屋。身后传来叶远抱歉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一定要急着知晓真相呢?人类的大脑拥有保护机制,当人的情感过于激烈和极端的时候,大脑会选择以遗忘、投射或扭曲记忆的方式将现实处理成容易接受的形式,来保持一个人一段时间内精神状态的稳定。


       所以你忘记的事,一定是你最不愿回想的事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黄晗坐稳后,看着蓝河漆黑的瞳孔,深吸一口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们开始啦。放轻松,现在在你眼前的是……”

 

*十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带着中国队凯旋归来的那一天,给蓝河留言:“在一起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在蓝河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登上荣耀,准备和众人狂欢庆祝的时候,看到了那条留言。

 

       Excuse me?Are you kidding me?蓝河表示目瞪口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发来了消息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考虑好了没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考虑你妹啊?这种问题为什么要考虑啊,一口回绝才是正常反应好吗!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大神你发错人了吧。”蓝河表示他才没有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借口很烂。”对方毫不留情的戳穿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表示我们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但他还是看着聊天框,慢慢打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是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你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并不熟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以后总会熟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谎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嘿你看这人真不要脸!蓝河捂着脸,手心上传来异常的温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慢慢敲下三个字,眼睛里满是笑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朕准了。”

 

*十一。

       那一年的杭州格外的冷。圣诞节的那天,杭州飘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大雪下了整整一天,到了晚上也还有细细的雪花在飘着。寒冷仍然挡不住人们圣诞购物的热情,蓝河说什么也要让男人带他出去转。

 

       男人出门的时候漫不经心地说:“多大的人了还没见过下雪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然后就被蓝河毫不留情的一脚踢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走在小区里,蓝河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甚至为了踏雪把路走成了S型。而男人跟在后面点着一支烟,看着蓝河绕圈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听到身后的轻笑声,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团成雪球就朝男人扔了过去。“笑你妹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男人稍稍一侧身就躲了过去,然后以一种揶揄的眼光似笑非笑的看着蓝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你妹。”蓝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又是一雪球砸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成为我妹的话,我可以一会买件女唔……”男人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雪球狠狠地砸在他脸上,砸的烟也掉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不收拾你还来劲了。”男人弯下身,也是一雪球砸向蓝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两个人在纷扬的雪花中放声大笑着,握成一个又一个的雪球砸向对方。直到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,男人这才举起双手表示投降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也有今天!”蓝河即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要嘲笑男人。接着,他冻得毫无血色的手就被人一把抓住,握在同样是冰凉的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凉啊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出门不戴手套。”男人不满的看着蓝河傻笑的样子,大力地搓揉着他的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轻点!”蓝河痛得龇牙咧嘴。“你不是也没戴么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看,好大的圣诞树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好大的飞碟才比较有吸引力。”蓝河不满的撇撇嘴,但还是转过头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他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圣诞树,在大朵大朵雪花中点亮了如墨般漆黑的夜色。树上挂着很多小彩灯,闪烁出温暖的光芒。这些光芒仿佛要粉碎时空的约束,冲破渺小的地球,冲向宏大的宇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圣诞快乐。”身后的男人抱了过来,在他耳旁轻声说。“这是我过的第一个有你陪的圣诞节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感觉浑身都在发热,他转过身来回抱住男人,就像是两头熊一样抱在一起。寒冷的北极只有他们互相偎依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以后都会有我陪的。”蓝河轻声说。“想甩也甩不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男人低下头,看着蓝河好像是在闪闪发光的眼睛。

 

       蓝河感觉面前的脸不断的放大,他闭上眼睛,一个名字在嘴边呼之欲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炽热的呼吸喷在蓝河的脸上,他感觉到温暖,却又触到了雪花的冰凉。他睁开眼睛,远处是闪闪发光的圣诞树,而他一个人站在回忆的边缘,所有的思念和痛苦在刹那间全部涌上心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圣诞快乐,”蓝河听到自己的声音,嘶哑的不成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。”

 

十二。

       圣诞夜的晚上,霓虹闪烁,雪花纷扬。杭州的雪下了三天三夜才终于有了一点停的迹象,黄晗已经窝在家里好几天没有出去过了。他躺在床上不停的逗着猫,同时等待蓝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上次蓝河离开的时候,黄晗感觉他已经想起来了。他的眼神不再是最初来的空洞无神,而变成了无欲无求。

 

       是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吗?黄晗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门铃响了,黄晗跑去开门。但令他诧异的是,门外站着的人只有叶远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蓝爷呢?今天不来了吗?”黄晗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远低下头去,黄晗看到他的袖子上佩戴着孝章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回来了,以后也不会来了。”叶远的声音闷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节哀。”黄晗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象征性地拍拍叶远的肩膀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父亲领养了许多小孩。有的人长大后一走了之,有的人留了下来。”叶远喝干最后一口酒,桌子上又多了一个七倒八歪的空酒瓶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父亲养的小孩,女孩们姓蓝,男孩们姓叶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母亲姓叶吧。她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黄晗安慰的拍拍他肩膀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叶远摇了摇头。“我没有母亲,父亲身边也没有姓叶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黄晗很尴尬,表示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远似乎想起了什么,他喝了口酒继续说:“其实倒是有一个姓叶的——但并不是温柔贤慧的母亲。正相反,那个人太邋遢了,温柔似乎也和他没多大联系。但对于我父亲来说,就算那个人缺点再多,在他眼里也是最好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很令人感动。”黄晗点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也只有我们这么想了。”叶远苦笑着摇摇头。“父亲的家长不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,强行把父亲带回了广州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那还真是……可惜了。”黄晗挠挠头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看好他们在一起的人并不多。”叶远喝了口酒。“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乐观的起来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爱无须在意那么多。在意的越多反倒过得越累。”黄晗也喝了口酒,说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从来非常孝顺的父亲这次竟然独自一个人又偷跑回了杭州,然后和他同居了。父亲的家长对此无可奈何,只好半推半就的答应了。从另一方面说,父亲的父母还是很爱他的。只不过尊重不代表理解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黄晗想,他似乎知道那个姓叶的人是谁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还真是一场艰难的恋爱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没有举行什么仪式,只是对外宣布已婚。我记得这件事当时还引起了轰动。”叶远笑着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之后的日子,他们过得应该很开心。但是后来那一年,那个人去世了,好像是肺癌什么的。我不知道父亲是如何度过那段日子的。听人说他一直浑浑噩噩的,仿佛以为那个男人就在他身边。直到几个月后父亲的父母把他接回了广州,父亲重新找了份工作,开始领养一个又一个孩子。也包括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等我长大的时候,我略略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这些事。我去问父亲那个人是谁,父亲只是笑笑,告诉我他叫叶修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一开始并不能接受。但后来我想明白了,世间万物存在即合理,更何况他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过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父亲会一直深爱着他,直到他老了,有一天指着叶修的照片问我,‘他是谁?’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愣住了,告诉父亲他就是叶修。父亲一直盯着那张照片,嘴里念叨着叶修,但第二天醒来后又会忘记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直到后来,他连叶修长什么样,叶修是谁都不记得了,但还是一直说要见叶修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再后来,他连叶修的名字也不记得了。然后他就发了疯一样的要来杭州。正好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照片,知道你就在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和你爷爷长的真像,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关系。”叶远笑笑。“你们俩长得真的很像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吗。”黄晗喃喃地说。“可我父亲也不是我爷爷亲生的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那天叶远送给黄晗一个盒子后就告辞了。黄晗打开盒子,里面是记载了爷爷辉煌的少年时期的照片和报道。据叶远说,这是蓝河珍藏的,一直想要留给黄晗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们果然长得很像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黄晗抱着盒子,默默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世界上总会有人相爱却不能相守,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

十三。

 

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朝夕,却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。黄晗心里不免有些郁闷。他走到窗前,看到远处有一棵高大的圣诞树,树上挂满了彩色的小灯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定又是哪个商店招揽顾客的把戏。黄晗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打开窗户,雪花伴着风吹了进来,窗帘在他的身旁飞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圣诞快乐。”他轻声说。回应他的是无边无际的白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整座城市在说:“圣诞快乐!”

 

-END-


评论(5)
热度(16)

© 村霸w | Powered by LOFTER